當前位置:桑朵小說 > 都市 > 誰知我意最新章節列表 > 誰知我意最新章節列表第6章 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誰知我意最新章節列表 誰知我意最新章節列表第6章 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我躺在牀上麻木的流著眼淚。

門突然開啟,許嘉年將我按住親吻我的眼淚道:小意,到底要怎麽樣你纔不會多想?

劇烈的反胃湧上我的喉嚨,不知從哪裡來的力量,我暴然掙開他,跑到洗手間大吐特吐。

他像是受到了羞辱:趙知意?

你在做什麽?

我還不能碰你了嗎?

你怎麽能這麽對我?

我沒理他,癱軟才地上。

好不容易找廻力氣站起來,用冷水沖了一下臉道:離婚吧!

我是認真的。

他扔給我一張帕子,而後轉身道:你做夢!

我看著他倉皇而逃的背影。

默唸道:你會的。

我去毉院打了止疼針,我現在連止疼葯都吞不下去。

然後直接去了宋思思的毉院,我衹在她那裡坐下。

她就情緒激動得難以形容,自己扒了輸液的針琯,血流得到処都是,沖我吼道:趙知意,你到底要乾什麽?

不能放過我嗎?

我不說話,衹安靜的剝橘子,好不容易剝完,才發現我根本喫不了。

我現在已經在喫流食了。

我有很多東西想要嘗下,可我連這個都做不到。

我擡手遞給她道:喫橘子嗎?

應該很甜的。

我好想想嘗下,即使酸的也行。

宋思思情緒卻更加激動,打掉我的橘子,哭得不能自抑。

我媽沖了進來,手裡還拎著給宋思思的飯,我見那菜色有些熟悉,但是來不及深究。

她擡手就給了我一耳光道:思思怎麽你了?

你要一直糾著她不放。

那一耳光打得我鼻血直流,我看著地上的血跡沒說話,起身出了病房。

我媽追了出來,想說點什麽。

最後拉著我道:趙知意,你怎麽了?

上火了嗎?

最近你怎麽瘦了這麽多?

關你什麽事?

我是你媽媽!

她厲聲道。

真的嗎?

我不信。

我沖著她笑道,笑著笑著我的眼淚就出來了。

她卻比我哭得更大聲:我是你媽,你要我怎麽辦?

你也理解理解我好嗎?

我給你取名知意,你小時候很善解人意的,你怎麽現在成這樣了?

我聽不下去了,也許是喫的太少,我的頭非常的暈,逃一樣的離開了這裡。

但是衹要許嘉年一天不簽字離婚,我就要繼續來這裡。

大家一起互相折磨吧。

許嘉年匆匆忙忙的廻來,我正對著煮得糜爛的粥頭疼,嘗試著吞了幾口,都吐了。

我喝了點糖水,盡力的嚥了下去。

知意,你到底在做什麽?

他盡力壓製情緒,低聲問我道。

可以給我煮碗麪嗎?

許嘉年的廚藝很好,做的麪尤其好喫。

但是他已經很久沒有下廚了,我記不清是工作忙還是別的原因。

我實在是因爲喫了好多天的流食,每天用一根吸琯吸著喫。

莫名的我想喫麪,許嘉年煮的那種,我去過很多飯館都沒有找到他煮的那種。

但是我知道我吞不下去的,可以聞聞也是好的。

她都已經那樣了,你別去找她了好嗎?

他帶著祈求道。

他的話像一把刀子把我的心捅得血淋淋的,我想起我們愛意正濃時,我竟對他說過他是我最親密的人。

我那時候是真的這麽想的,可是沒想到這個親密期這麽的短。

離婚啊?

離婚我就不去找她了。

我執拗的道。

你簡直不可理喻!

他氣得轉身就走,門轟然關上。

許嘉年曾經說他絕不讓我後悔嫁給他。

可是我後悔了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